4-12厨房改造(4)- 进展的够快

 早上八点刚过,Frank白色的大Van就开进了车道。呼啦啦从车里下来六位大员,除了第一次见过的两位老师傅,两位小师傅,又新来了一位中年阿米哥。阿米哥新来乍道,低眉顺眼,有些腼腆,遛着边儿站着。

六员大将分成三队,一位小师傅去一楼living room,走廊,family room和正式客厅做刷漆前的准备工作,补墙,找平。最有经验的老师傅改水管,到地下室给每条进水管加阀门。另一位小师傅拆厨房里的废线,和各处的隔板。

Frank 老弟分配完工作,转过身来对我一扬下巴,”今天需要你跟着去买配件(掏钱),然后一起布灯,安排厨房中心岛的位置。”

家领导在边上听着,跟我笑着眨眼,”Frank的意思是你要standby, 随时等候他安排新的工作,你走不开呀。”  今天本来是想拉领导一起去挑台面,水池,特意要求他休假一天。这下看来是去不成了。这样倒也正中他的下怀,这种事他很怕麻烦,按他的意思,躲得越远越好。


上午跟着Frank去Floor & Decor 取地板,HD买水管,配件,木头,又去Lowe’s 找HD的缺货,把周围的家装店跑了个遍。 有年头儿没去HD和Lowe’s的实体店了。现在需要什么都是网上订货,货送到家。而且习惯性地先上Amazon的网站上搜,Amazon没有,才会去HD和其它店的网站找。今天去实体店逛了一圈儿,发现店里的客服有了笑脸,看见顾客经过,也开始主动搭讪,帮忙找东西了。这跟以往的经历差别有点大,大得有点儿不适应。

在Lowe’s 店里等着Frank挑东西,正在东张西望,一位胡子花白的老白男穿着Lowe’s 的红坎肩路过,指着我身上穿的一件卫生衣说,是你自己上的这间大学还是你给这间大学交过学费?听他这么一说,我这才注意到早上出来的有些匆忙,穿了一件带女儿学校Logo的卫衣。我笑着跟他说,那你猜猜呗。他说,应该是你为这间大学交了不少学费。我点点头,你猜对了,我们俩哈哈大笑起来,他带着点儿嘲笑,我则有丝苦笑。

我问他,”你有孩子吗?”

他说,”有啊,一儿一女,我儿子可聪明了。三岁时就问了我一个非常难的问题。”

他说了一个名词,我没听说懂,没吱声,脸上带着一丝困惑。他马上解释给我听,是关于汽车发动机的一个什么原理。

他接着跟我聊,”我儿子现在七年级已经在上九年级的数学了,等他上了十一年级,高中数学课没有他上的了,怎么办呀?我女儿也很聪明。父母都觉得自己的孩子聪明,(但我的孩子们的确不一样。)”

我问他,”你的孩子几岁?”  “一个12岁,一个10岁。”

“那你在Lowe’s 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我问他。

“我过去在华尔街,现在退休了。”他回答。

他接着说,”我在X X X(我们这儿一个很有名的私立学校)上过学,我当时可不喜欢。跟我同班的同学,这个人的爸爸是西门子的CEO,那个人的爸爸是Y Y Y的CEO。那位同学坐爸爸的私人飞机去ZZ岛上度假。”

“噢,真是CEO的孩子扎堆儿的地方啊。等着吧,要不了几年,你儿子也会是个CEO。”

“啊,我可没指望这些。我要我儿子跟我上学的时候不一样,快乐最重要。他只要快乐就行啦。”

“噢,是这样啊。嗯嗯。”

我特意看了一眼他带的铭牌,在心里记下他的名字,过几年再去Lowe’s转转,如果看见他,会问问他儿子,女儿都发展的怎么样了,是不是每天都很快乐。


看看我们买的东西,


还有这些

在这个地方呆了好久,


这些

割下来的铜管




补墙呢


给水管改道


这根管子一直搞不定,Frank亲自上阵,还是有些漏水。今天就先这样了。

中间的隔断拆掉了


地上标记着中心岛和其它橱柜的位置



早上10点下着瓢泼大雨,橱柜送来的时候,天终于晴了。


穿红卫衣的小师傅比我高一点点,力气可大了。


送来的橱柜几乎占了一个车库。



明天三位师傅要来刷墙,我明天一大早要去买油漆。油漆颜色选了三组,送给老二和家领导审阅,两人之间没商量,独自挑出来的颜色一模一样。



色板来自这个油管博主。专业人式提供的一组颜色里,任意选几种,相互之间都很搭,不出错。自己看着色轮(color wheel)选,有点麻烦。还是偷懒吧。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他让她搬出去,现在该怎么办-一名法律系一年级生记录的咨询案子

有关吃的细枝末节

意外的邮件,志愿者的机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