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外的邮件,志愿者的机会

 今天收到一份从纽约Housing Works来的电子邮件,有点意外,因为我记不起来自己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是什么时候留给他们的。


最近,Housing Works在准备一个大型的义卖活动;最好的春天(The Best of Spring),历时将近一个月,邮件里说他们需要一些志愿者到各个店铺去帮忙。


纽约市有很多旧货市场,分布在五大区,以曼哈顿岛上的数量最多。有些旧货店里卖的东西除了旧衣服,鞋子,画,书籍,家具之外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摆件。来自欧洲的多,亚洲的少,包罗万象,跟纽约人复杂的移民背景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
如果收旧货的店员品味好,不仅货有趣,摆设的也讲究,像是一家博物馆,而且是你有机会把展品搬回家的博物馆。


我曾经把曼哈顿下城,东村,西村的几家店在Google地图上标记下来。如果正好在附近活动,我就去转一圈儿,看看又多了哪些稀奇古怪的新鲜玩艺儿,顺便淘点没用的小东西。我曾经遇见过一只崭新的煤油灯,玻璃材质。灯罩如细腰大肚的葫芦,灯头像只张嘴蛤蟆,灯芯是用棉线做的,灯座上部是小煤油池子,一侧有一个可以调节灯芯大小的旋钮,跟小时候奶奶家里用的一模一样。那时候的中国人,大多数家里可能都备一个,停电的时候多,日子过得挺难的。一件旧物,苦涩的回忆,不经意地撞进了怀里。



我最喜欢的是一家有犹太背景的二手货店, Vintage Thrift Shop,在第三大道,23和24街之间。窄窄的店面,走进去,左边是柜台,玻璃柜台里存着一些相对值钱的破烂儿。再往里,空间开阔起来,挂起的水晶吊灯,画,地下堆着女人的高跟鞋和靴子,男人的领带,西装,半新不旧的家具,架子上的玻璃瓶子和瓷器,老式的照相器材,厨具,看也看不够。


店里飘着背景音乐,婉转的歌声是用希伯来语吟唱的吧?桌子上旧照片里的美人儿,穿着旧时的服饰,或看着你微笑或望向远方。端详着照片里的陌生人,忽然对她的过去有了兴趣。想知道她有过什么样的经历,是否结婚,是否生子,是否逃过了纳粹的大屠杀。


Housing Works 开的二手店也是我喜欢光顾的地方。每家店的门口都有一个Housing Works的标志;红三角下面三道水平的黑杠。二手店一般12点开门,等开门的人11点半就在外面排起队来,淘货的人好多。Housing Works是一家非盈利机构,为艾滋病和其他疾病患者,无家可归的人提供经济援助和医疗帮助,  店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,售卖的收入用于帮助艾滋病人重新融入社会。在纽约成立三十年了,帮助了成千上万的低收入患者和无家可归的人。


这次收到他们邀请去做志愿者,我虽感意外,但很荣幸,马上就去网站上登记。还别说,亏得下手早,大多数的空位都已经填满了,只在Brooklyn Heights 的珠宝柜台还有一个空位子。登记过程好简单,填上大名,联系方式就可以了,跟孩子们小时候球队家长们登记带橘子用的是同一个网站。注意事项也没几条,来之前别用药,也不要喝得醉醺醺的,按时出现就可以了。


说实在的,我很佩服这些联系人,咱们素不相识,就不担心有人临时变卦,不来了,柜台空着没人照看吗?就为了他们的这一份信任,我到时肯定准时到场,按时撤退,不迟到,不早退。
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他让她搬出去,现在该怎么办-一名法律系一年级生记录的咨询案子

有关吃的细枝末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