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三,糖瓜粘,灶君老爷要上天。。。

 二月二号,三号,今天,明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三,二十四,大陆北方,南方的传统小年。小年是大年的序幕,再过一个星期就过年了。记忆中,家家到了这个时候都忙了起来,扫房子除尘,贴春联。上超市买东西,置办年货。鸡,鸭,鱼,花生,瓜子,糖总得备上几样。


小时侯放寒假,去奶奶家走亲戚。年前的几天,奶奶的厨房里又暖和,又热闹。

但对孩子们来说厨房是禁地,只有奶奶,姑姑们可以出入自由。油锅温着,炸丸子,炸藕夹,炸鱼,肉馅儿里要拌一些米饭或者馒头渣儿,这样炸出来的丸子才酥,不硬。一年只用几次的大蒸屉也闪亮登场,蒸枣花馒头,蒸珍珠糯米丸子。大白馒头上顶几个小红枣,看着富足,喜庆。

做珍珠糯米丸子的肉馅加葱姜水搅上劲儿,放酱油,盐,香油。黑白胡椒粉要多放一些,下手要重一些。码好味的肉园在泡过的糯米里滚几下,滚白胖了,上笼,大火开蒸。不怕烫的,就站在厨房的灶台边上等。泛着白油光,热腾腾的丸子又糯又香,是年夜饭桌上的一道硬菜。


过去在中国大陆过年的时候,我们家的人口少,如果不去奶奶家,年就过的简单。但,父亲总会拿出毛笔,砚台,撒金的红纸写一幅春联贴在单元门儿的门楣和门框两边。春联写得是否押韵,暂且不说,迎祥纳福,祈求新的一年健康平安的心意是有了。


在北美过年,不能太讲究,但咱们也不能太潦草。

今天上午我特意跑了一趟邮局,分别寄了两盒子年货给我的两个闺蜜。


给大学同学寄的是流心的酥皮点心,柿子做的水果干,还有瓜子,几包过年的小零食。

过去的同事,Angel 是意大利和爱尔兰的后裔。她认识我不久,就跟着一起过所有的中国节。月饼,粽子,香肠,腊肉,饺子,包子,搓麻花,炸麻叶她都能接受。这次寄给她的是一大袋旺旺雪饼,波霸奶茶,和一些小炸物。


我们相互之间,每年都会寄来寄去好几次。住佛罗里达的大学同学寄给我树上熟的橘子,橙子,和农场买的野鸭蛋。冬天我们这儿下雪的时候,她快递的农贸市场小青菜一定会按时地出现在家门口。


三月过圣帕特里克节(St, Patrick Day),Angel 给我的大包裹里,有苏打面包,爱尔兰奶油,奶酪,和茶。过圣诞节的时候,Angel 除了给我准备一件特别的礼物,一大盘子自己做的各式各样的饼干一定少不了。有的饼干方子是从她祖母那里传下来,这些饼干,市面上买不到。


家领导总笑话我们不怕花钱,不怕麻烦,有点像在玩游戏。可是我们还真玩儿的乐此不彼。


”二十三,糖瓜粘”,小时侯总听母亲说起,我在南方的时候没有见过糖瓜,想象中那得是多美味的稀罕物。后来随父母搬家到北方,过年前,郊县的集市上有卖。淡黄色的,麦芽糖做的,小鼓形状,不太甜,不能嚼,粘牙,在嘴里含着,慢慢地化开。


过年时一起吃年饭的奶奶,姥姥,姑姑,叔叔都早已驾鹤西去了。母亲也离开我快十年了。在我心上的亲人们,我可以给你们寄点儿什么呢?
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他让她搬出去,现在该怎么办-一名法律系一年级生记录的咨询案子

有关吃的细枝末节

意外的邮件,志愿者的机会